期货在线配资

山师大学前教育学院院长杜传坤:亲子共读让孩子成为“最富有的人”

原标题:山师大学前教育学院院长杜传坤:亲子共读让孩子成为“最富有的人”

看点:“亲近阅读,享受阅读,习惯阅读,当阅读变得如呼吸般自然,它就会化作生命成长的永恒动力。”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喂养儿童的童年,给儿童提供生命生长的养分。而阅读儿童文学是一个唤醒与重温的过程,优秀的儿童文学不只适合孩子阅读,也适合长大成人的我们阅读。

疫情特殊时期,陪伴孩子阅读要更好地发挥沟通与传递亲子之爱的桥梁作用。搜狐教育本期“智见”专访对话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学前教育学院院长杜传坤教授

在她看来,发挥儿童文学的教育功能,不能直奔具体的功利化目标。“选书可以考虑以下几个维度:选孩子感兴趣的?选那些经受住时空考验的经典?参照权威机构和专家推荐的各种书单?选择原作还是改编版?低幼的孩子适合读图画书(亦称绘本)?”

“阅读,无论以怎样的姿势开始,都应是一辈子的事。亲近阅读,享受阅读,习惯阅读,当阅读变得如呼吸般自然,它就会化作生命成长的永恒动力。

搜狐教育:在您看来,优秀的儿童文学如何从美育、语文教育、素质培育等发挥教育功能?

杜传坤:儿童文学的教育功能关涉儿童文学与教育的关系问题。儿童文学起源于教育儿童的需要,与一般文学相比,它更无法撇清对读者的教育责任。而儿童文学的文学性与教育性的关系,也是儿童文学史上的恒久议题,二者之间的张力决定着儿童文学的气质与风格。

儿童文学诞生之初,其教育功能的发挥恰是此文类合法性存在的前提,有时一个仅仅好玩的作品也会标注上是为了儿童的教育而作,否则就很难被社会接受。美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苏斯博士的第一本童书——《可我在墨尔博利大街看见它了》(1937年),至少被27家出版社拒绝过,编辑们批评它“里面没有任何道德教育和信息”,对“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好公民”没有帮助。而“儿童文学也应该是一种文学”——19世纪末德国伍尔歌斯特提出的这一观点曾引发儿童文学领域的一场革命。新中国成立后的30年,我国儿童文学的主导性定义亦是“教育儿童的文学”,80年代学界展开对此教育工具论的反思,才提出“儿童文学是文学”(曹文轩)的口号。可见,淡化狭隘的教育性,强调文学性、审美性、娱乐性等,是现代儿童文学发展的趋势。所以在今天谈论儿童文学的教育功能,需要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

期货在线配资当然,强调儿童文学的文学性,不是否认儿童文学具有教育作用,只是反对把教育作用强调到绝对化的程度,将教育性提到高于一切的位置,同时将教育的内涵狭隘化为政治、道德或知识的训诫。教育性与文学性也并非矛盾对立不能两全,教育性的思考是否有损于儿童文学,关键在于是否赋予教育思考以文学性。就像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哲学思考没有给这部小说带来丝毫损伤,原因就是作者赋予了哲学思考以小说性,而这种内蕴的哲学思考无疑提升了小说的艺术深度和厚度。

事实上,今天的儿童文学也依然承担着多种教化任务。很多成功的儿童文学作品都是既提供愉悦又提供教益的。尽管二者的关系如此密切,但我们仍然不能将文学性与教化功能混为一谈——无论如何,“儿童文学”无法等同于“儿童教育”,即使儿童文学是最有效的教育手段,那也必须置于“文学性”的前提下。期货在线配资同时,儿童文学对现有教育观与教育实践的反思批判,它所塑造的崭新儿童形象与成人形象,其中所隐含的童年观与教育观,常常可以走在教育的前面,为教育提供启示和借鉴。

无论对于美育、语文教育还是素质培育而言,儿童文学教育功能的发挥都应该、而且只能以文学特有的方式。文学性是第一位的。“只有经历了审美的过程,只有在审美过程中获得了内心的悸动和愉悦,这种心理的变化才有可能转化为其他。”(刘绪源)文学阅读中,只有经由儿童的审美体验,其他诸如认知、娱乐、教育等功能才能获得——这是阅读水到渠成的结果。相反,那些艺术粗糙低劣的作品,不能吸引孩子的兴趣,触动孩子的情感,引发心灵的共鸣,自然也无法发挥任何教育功能。以文学性为前提和首要,这不但是对儿童文学本质的尊重,同时也符合孩子心灵发展的逻辑:“有了审美的能力,一个人的心灵就能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各种美的观念,并且最后接受同美的观念相联系的道德观念。”(卢梭)

因此说,发挥儿童文学的教育功能,不能直奔具体的功利化目标,把儿童文学当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糖衣药丸”。优秀的儿童文学,是大写的教育,蕴含着“美之教化”和“教化之美”,从而能够“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曹文轩)。

搜狐教育:优秀的儿童文学在成年人中也引发共鸣,家长阅读儿童文学对开展儿童教育有哪些作用?

杜传坤:优秀的儿童文学不只适合孩子阅读,也适合长大成人的我们阅读。因为好的儿童文学首先是好的文学,然后,它还适合孩子。从阅读主体来看,每个孩子的内心都有一个渴望挣脱的大人,每个大人的内心也都有一个渴望回归的小孩,两者重叠之处,存在着一个共同的空间。(沃尔特·霍奇斯)儿童文学,便是这重叠的共同空间里成人与儿童可以共享的秘密花园。每个成人都经历过童年,阅读儿童文学是一个唤醒与重温的过程。而从现实的层面看,家长阅读儿童文学对儿童教育也意义重大,比如:

其一,可以更好地理解孩子。而这也是进行正确教育的前提。教育学、心理学等教科书所提供的,是抽象的、概念化的儿童年龄特点,而儿童文学中的儿童是鲜活的、个性化的,从而能够更为细腻深刻地揭示儿童内在的精神和心灵。家长如果能将二者结合,将会更全面深入了解儿童真实的生命特质。

其二,可以获得丰富的教育智慧。儿童文学隐含着成人的童年观念与教育理想,同时也隐含着很多教育智慧,无论是宏观的教育观念,还是实践层面的具体方式方法,都富有启发性。比如,关于缓解入园(入学)焦虑的,关于亲子关系的,关于生命教育的,关于同伴交往的……可以说各种主题应有尽有。以图画书《天为啥是蓝的》为例,这本图画书,幼儿园的孩子也能懂,但是往深里说,“它抵得上一部完整的《教育学》”。(刘绪源)

其三,可以与孩子进行有效的交流讨论。期货在线配资这不但有助于丰富孩子的阅读感受,提升孩子的阅读能力,同时也可能丰富、拓展成人的理解。包括一些有争议的书,成人想当然地排斥而孩子却迷恋的书等,简单粗暴地“禁读”或者“强迫读”,都不是明智的做法。家长自己阅读之后才更有评价的资格,说出好在哪,不好在哪,也才可能给予孩子更好的引导。

搜狐教育:家长应如何为孩子选书?

杜传坤:这不但关乎家长的审美眼光,更关乎其价值取向:你把儿童文学当作什么?想要它发挥什么价值?我们不妨以两种比喻来探讨选书的目标定位。

其一,把儿童文学当作“糖衣药丸”。孩子经常被认为有各种缺点,像不讲卫生、说谎、胆小、不守纪律、贪吃、挑食、不按时睡觉等等,这些“缺点”往往被视作这种或那种“毛病”,需要成人的“治疗”。鉴于现代教育已经将“体罚”排除在正当教育方式之外,可如果仅仅是“讲道理”,孩子又不爱听,“治疗”也就没效果。但孩子大都爱听故事,若把这个道理的“苦药丸”裹上故事的“糖衣”,那么孩子在津津有味听故事的同时就能不知不觉把药丸吃下去,从而达到“治病”即改正缺点的目的。因此,这类文学作品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即“糖衣药丸”。这种故事听多了会反胃,孩子往往一听开头就能猜到结尾,例如小猪不讲卫生,那么肯定会倒霉,最后明白道理、改正缺点。

其二,把儿童文学当作“蛋糕”。期货在线配资蛋糕是既美味又富含营养的食品。这样的作品读起来既愉悦又有教益。众所周知,犹太民族是读书最多的民族之一,据阅读史记载,中世纪他们曾有这样一种阅读仪式:当时的犹太人介绍自家男孩去宗教读书社学习阅读,往往要举行庄严而肃穆的仪式庆祝一番。其中有一个环节是,孩子要读出写在去壳的煮鸡蛋和蛋糕上面的《圣经》诗文,然后做出象征性的动作把鸡蛋和蛋糕吃掉。这一仪式旨在让儿童感知阅读的浓郁与甜美。

期货在线配资显然,家长是把儿童文学当糖衣药丸还是蛋糕,必将导致其对文本作出不同选择。

对于具体选什么书,有以下几个维度可以考虑:

选孩子感兴趣的?这听起来没错,但也不绝对。孩子的兴趣不完全是天生的,更不可能是固定不变的。兴趣或者趣味,后天也是可以培养、需要培养的。因此,在孩子兴趣的基础上拓展其他类型的图书,是一种必要的选择。

选那些经受住时空考验的经典?这是一个比较可靠的选法,至少书的品质能够保证。但是如果孩子对某些经典并不感冒,家长也不必焦虑。即使经典的书,也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喜欢,也总有找不到感觉的。

参照权威机构和专家推荐的各种书单?完全可以,但仅限于“参照”。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份书单是适合所有孩子的。阅读是很个性化的事情。书单上的未必都适合你家孩子,适合你家孩子的也未必都在书单上。同时,不要太迷信书上标记的适读年龄,那仍然只是个参照,如果照搬,就是削足适履。

选择原作还是改编版?期货在线配资不排除某些改编版的艺术水准是有保障的,但是也有相当数量的改编是很成问题的。尤其对于经典作品,建议还是读原作。如果孩子暂时欣赏不了,那就等一等,反正适合的书也不是只有哪一本。等到孩子能够欣赏时,再让他阅读原作,感受原汁原味的经典之美。而把几千字的原作删改成几百字甚至不足百字,那只是故事梗概,跟原作完全是两码事。这种改编营养全无,还会败坏孩子的阅读胃口,既对不起孩子,也对不起原作。

低幼的孩子适合读图画书(亦称绘本)?这么说不能算错,图画书除了少量“无字图画书”,大部分是图文并茂的,不识字的孩子正好可以看图画,在这个意义上讲,图画书适合低幼的孩子。但这种说法也隐含着几个可能的错误假设:低幼的孩子不适合读纯文字书吗?图画书不适合年龄大点的孩子比如小学生阅读吗?图画书因为有图画就应该让孩子自己阅读吗?

首先,纯文字书也适合孩子,而且它的价值无法被图画书替代。纯文字书所需要的注意力的维持,唤起想象的独特方式,连贯的思维能力等,对孩子的成长具有特别的意义。但因孩子不识字,或者尚不具备独立阅读纯文字故事的能力,需要大人读/讲给孩子听,这也是低幼儿童阅读所具有的“听赏”特点。

其次,图画书不是让幼童自己阅读的书。期货在线配资这是由图画书的叙事特点决定的。图画书通常是图画和文字相互配合、共同讲述故事,只看图画,故事是不完整的,甚至意思是相反的,例如《米歇尔:一只倒霉的羊》等,对于无法独立阅读文字的学前儿童我们不能以培养孩子独立阅读能力的名义,把图画书扔给孩子自己读。而对于尚不能流畅阅读文字的小学低年级,仍需要成人的共读,因为孩子识字量有限,阅读文字部分还具有挑战性,如果注意力主要用在读字上,会影响孩子对故事的理解。即使孩子已认识了一定数量的文字,也不意味着具备了相应的阅读理解能力,因为阅读能力不等于读字能力,一篇故事即使每个字都认识,也不代表能理解故事。当然,孩子自己去重复阅读已经熟悉的图画书,完全是可以的。

再者,图画书也适合年长的儿童阅读。实际上,优秀的图画书适合所有人阅读,只是不同年龄因为经验、学识等的差异,对图画书的理解和体悟不同罢了。现实中,图画书已较多地应用于小学生的阅读和写作教学中,深受儿童喜欢。

最后,家长还应重视“听赏”阅读。在印刷文化成为主导之后,阅读容易被窄化为“文字阅读”,误以为“看不懂的就听不懂”,这可能适用于成人或者能够独立阅读的年长儿童,但不适用于幼童。例如,对于10万字的卡洛·科洛迪的童话《木偶奇遇记》(1883),人们往往觉得要三四年级以上的小学生才能阅读,可事实上,这本书4到7岁的孩子就可以读,只是需要以听赏的方式,需要大人读给他听。为了纪念作者,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科洛迪镇上,人们为本书的小主人公“匹诺曹”竖立了一个铜像,在台座上镌刻着这样一句话:“献给不朽的匹诺曹——满怀感激心情的四岁到七岁的小读者”。这意味着,孩子看不懂的,未必听不懂。家长重视“听赏”阅读,孩子们就会得到一份更为丰富、更有挑战性的书单,避免阅读的幼稚化。

搜狐教育:家长应该如何与孩子一起阅读?

杜传坤:首先,陪伴孩子阅读,本身就是一种爱的教育。即使现在电子媒体很发达,它仍然无法完全替代家长亲自参与的共读,尤其对于年幼的孩子而言。日本学者松居直曾提到一个事例: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很喜欢听故事,每天缠着妈妈讲故事,后来妈妈发现电视台有一档“叔叔讲故事”的节目,所选故事都很经典,适合孩子,而且“叔叔”讲故事的水平也是高超的。这位妈妈于是高兴地把这个节目推荐给了女儿。开始小姑娘很开心,每天按时收看,可是几天之后,她就不听这个叔叔讲故事了。妈妈问她为什么,难道叔叔讲的不好听吗?小姑娘说:很好听,但是电视里的叔叔不会抱着我。这说明,孩子阅读不仅仅是为了欣赏一个有趣的或感人的故事,同时也是一种亲情的满足。共读,就是沟通与传递亲子之爱的一道桥梁。即使家长的普通话不标准,也缺乏讲故事的技巧,孩子仍然能感受到你的爱。期货在线配资这是一种有温度的阅读。

其二,家长要懂得,孩子阅读中感受不等于理解,理解不等于说出。早在一个半世纪前,有位俄国文学批评家就描述过小孩子读书的情景:

大家可以留心观察,有时候小孩子读起书来是何等的专心。双颊发烧,两耳发红,全神贯注——目不旁视,耳不旁听。你若问他:

好吗?”——“好!”

“你懂吗?”——“懂!”

期货在线配资“那你说说,你懂了些什么?”

期货在线配资小孩子什么也说不出来。

孩子有时候很难确切表达其对某一文学作品的理解。但是,当孩子被故事打动的时候,谁又能说他完全没懂呢?而且,理解与感受不完全是一回事,审美感受能力往往超越了逻辑和经验。所以懂得这一点,在与孩子共读时,应更重视孩子的审美感受和情感体验而非认知理解。家长要控制住一连串的“提问冲动”,不要让孩子回答没完没了的问题。这不但违背文学阅读的特点,还会导致孩子的厌烦。试想一下,阅读过程被频繁打断,连个完整的故事也听不成,每次听故事都有回答问题的任务,心情能愉悦吗?能维持对阅读的兴趣吗?当然,这不是说一个问题也不能问,在合适的时机问合适的问题当然是可以的,而且有时候孩子还会主动提问呢!

其三,推荐一种有趣的阅读方式——对照阅读。期货在线配资可以有各种对照的方式,比如同一主题题材的不同故事、同一个故事的不同版本、不同的文体等等都可以对照。以“王子公主”故事为例,有以格林童话为代表的传统类型,像《灰姑娘》《白雪公主》《睡美人》等,通常公主柔弱善良,遭受迫害,等待着王子拯救,最后嫁给王子,过上幸福的生活。如果能同时再给孩子们读一读后现代版的图画书《纸袋公主》——公主救王子的故事,王子被恶龙抓走,公主凭借自己的勇敢和智慧战胜恶龙,而且最终放弃了嫁给那个糟糕的王子——这样的故事对于孩子们树立现代价值观和性别观等都很有必要。再比如“三只小猪”的故事,除了英国民间童话里三只小猪盖房子、打败大灰狼的版本,不妨再读读后现代版的《三只小猪的真实故事》。这是一只狼的口述,故事登载在“大野狼日报”上。狼说你们以前听到的三只小猪的故事都是假的,我讲的这个才是真实的。在这个故事里,狼似乎成了无辜而善良的角色,而他的讲述好像也能自圆其说。那么,到底哪个故事才是“真实”的?如果狼讲的这个故事不真实,那么,此前我们熟悉的那个版本是“谁”讲的?它就绝对“真实”吗?这需要孩子的洞察力、判断力或思维能力,需要从文字和图画的关系中去发现“真相”。

期货在线配资总之,阅读,无论以怎样的姿势开始,都应是一辈子的事。亲近阅读,享受阅读,习惯阅读,当阅读变得如呼吸般自然,它就会化作生命成长的永恒动力。“你或许拥有无限的财富,一箱箱的珠宝与一柜柜的黄金,但你永远不会比我富有——我有一位读书给我听的妈妈。”(朗读手册)

期货在线配资让你的孩子成为“最富有”的人吧!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微信关注“搜狐教育”获取更多教育信息,微信ID:sohujiaoyu。搜狐教育独家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若有意洽谈搜狐教育采访、合作等事宜,请发邮件至cpcedusohu@sohu-inc.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今日搜狐热点
6秒后
今日推荐